第三百九十一章 会很难过

作品:《惊世狂妃:我家萌宝是神医

人气小说: 兽黑狂妃:皇叔逆天宠 重生王爷:溺宠贪财小王妃 风起罗马 凰权娇宠:夫君是个公老虎! 控虫大师 异能痞妃:拐个夫君去见鬼 我要做门阀 铁甲轰鸣

    第三百九十一章 会很难过

    “这么认为?”北幽直接一脸严肃的反问风行烈,“觉得像星星这样的身份,这样的仪式他竟然可以缺席吗?”

    风行烈一脸懵逼的眨了眨眼睛,他有些反应不过来,北幽说的夜南星这样的身份是指什么呢?

    炼药师协会最具天赋的外门炼药师?应该不是,这身份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难道是天宸大陆最年轻的黄阶炼药师?嗯,这个挺有分量,但是夜南星一直隐藏实力,这个身份除了最亲近的人,显然知道的人非常少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呢?夜如歌的儿子?帝无极未来的儿子?不夜城将来的继承人?

    风行烈真的想不明白了,虽然平时北幽对夜南星的态度就有些奇怪,怎么奇怪呢?就是北幽似乎并不把夜南星当成一个小孩子,反而更多的是有点类似于尊敬的意思,可是今天这件事,真的至于这么认真吗?

    他扯出一个无奈的笑容,又冲北幽低声道,“北幽,差不多得了,不管夜南星的身份是什么,他作为当事人,自己都不在意,还在意干嘛呢?对吧?再继续闹下去就难看了,喜车都走远了,咱们快点过去吧!”

    结果,北幽接下来的这句话,更加让人无语,甚至无法反驳,只听他一本正经的说道,“夜南星现在只是一个孩子,他懂什么?以后他长大了,想到今天的事儿,他一定会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介意。”夜南星看着局面就要受不住了,立刻就开口救场,“北幽叔叔,星星明白的好意,但是星星真的不介意,星星只希望娘亲和爹爹能有一个完美的婚礼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还伸出小手,试探的扯了扯北幽的衣领,“北幽叔叔,我们快跟上去吧,不然,一会儿娘亲下了喜车发现大家都不在,该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听雨不禁冲夜南星竖了个大拇指,一个小孩子能这么懂事,也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北幽看了看夜南星,又看了看一脸恳求的其他人,终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,转身率先往喜车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夜南星见状终于松了一口气,冲风行烈等人道,“快点,们快跟上去看看吧,北幽叔叔今天的情绪起伏挺大。”

    风行烈和听雨觉得也是这样,不过他们也理解,谁看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成亲还能淡定?

    两个人跟东篱和夜南星打了个招呼,便立刻几步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东篱见几个人急匆匆都走远了,冲着夜南星无奈的笑了笑,“看来咱们星星的娘亲还真是个万人迷,这个北幽师兄估计也是很喜欢如歌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。”夜南星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,非常自豪的表示,“东篱哥哥,难道不觉得我娘亲是整个大陆最美的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东篱显然是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一下,然后才接着说道,“东篱哥哥从小就在炼药师协会,最远也没有离开过神龙岛,所以见过的人有限,但是东篱哥哥可以肯定,在东篱哥哥见过的所有人当中,娘亲确实是最美的。”

    夜南星一见东篱那个认真考究的样子,顿时笑的前仰后合起来,“东篱哥哥,太可爱了,等着吧,就算是见过整个大陆的女孩子,我娘亲也一定是最美的那一个。”

    东篱轻轻捏了一下夜南星的脸颊,“对对对,最美,最美,我们星星也一定是最聪明的三岁宝宝。”

    他换了个姿势抱着夜南星,抬步便也往喜车消失的方向跟了过去,嘴里念着道,“咱们得快点了,不然要赶不上看拜堂了。”

    夜南星一听,立刻就阻止东篱道,“别呀,东篱哥哥,不要这么无趣嘛,拜堂有什么好看的,咱们不要着急去啦。”

    “拜堂不好看吗?”东篱果然停了下来,一本正经的看着夜南星,“难道星星看过拜堂吗?”

    夜南星下意识摇了摇头,他不过是一个三岁的小不点,怎么可能看过拜堂,但是这个时候,他必须要将东篱的注意力引开。

    于是,他立刻接着说道,“我虽然没见过,但是娘亲说过,没什么好看,跟我说如果觉得无聊,就让东篱哥哥带我去别的地方转转,听说咱们神龙岛东边有个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东篱狐疑的皱了皱眉,有点不相信的确认道,“娘亲真的这么说吗?让可以不去那边参加仪式,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他依稀记得,刚刚夜如歌可没有这种交代,而且他确实也没有见过拜堂,今生头一次他也挺好奇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。”夜南星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,“所以啊,我觉得咱们不用去了,省的浪费时间,我娘亲都说无聊了,肯定就是无聊,咱们去神龙岛东边去吧。”

    东篱有些不舍得看了一眼喜车消失的方向,此时只能看见围观的人群,喜车已经彻底不见了,怀中的夜南星一直指着东边,显然是不去不罢休了,看来他今天没什么眼福看九殿这种天人拜堂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东篱认命的抱着夜南星往神龙岛东边去了,又好奇的问道,“那边有什么呀?我在神龙岛的时间也不短,没听说那边有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有啊,有啊。”夜南星非常肯定的说道,同时他的大眼睛却有些控制不住的看向了喜车消失的方向,现在就连那些看热闹的人群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情忽然有些失落,娘亲这一辈子可能就只有这一次成亲,自己就要这么错过了吗?

    夜南星眨巴眨巴眼睛,忽然想起那天娘亲说过自己是她最重要的人,比白衣爹爹还要重要的存在,那么娘亲掀开盖头的时候如果没有看见自己,一定会很难过吧?

    他的神情忽然严肃了起来,微微抿着小嘴,冲东篱道,“东篱哥哥,咱们还是去看婚礼吧,我觉得婚礼肯定更有意思,毕竟成亲的人是九殿和娘亲,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东篱一个头两个大,刚刚说没意思的是小家伙,现在催着自己的也是小家伙,可是他也没有办法,谁让自己不能拒绝这个小东西呢?

    于是,他抱着夜南星快步向举行仪式的主殿过去,结果没走几步,就被人拦了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