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们等你

作品:《惊世狂妃:我家萌宝是神医

人气小说: 兽黑狂妃:皇叔逆天宠 重生王爷:溺宠贪财小王妃 风起罗马 凰权娇宠:夫君是个公老虎! 控虫大师 异能痞妃:拐个夫君去见鬼 我要做门阀 铁甲轰鸣

    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们等

    夜如歌猜测刚刚紫菱想必就是将手伸入树冠之后,便触碰到了幽冥灵虫,随后一大波灵虫便将她的四指瞬间瓜分干净。

    凤止听了夜如歌的话,微微颔首,他知道夜如歌定是察觉到了幽冥灵虫的动向,才会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花雨,用眼神提醒了一下对方。

    花雨扯了扯嘴角,表示他知道了。

    夜如歌见两人都明白了,这才专注的看向了不远处的幽冥灵虫,一脸的小心戒备。

    此时,幽冥灵虫发出的哗哗声渐渐放大,幽蓝色的光点也在逐渐变大,说明幽冥灵虫也离几人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等它们聚集过来,现在就发起攻击。”夜如歌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树冠中的情况便是,火凤的身体围成了一个圈,将凤止护在里面,然后龙头和夜如歌、花雨一起分对三个方向

    “攻击。”夜如歌一声厉喝,三个人迅速开始猛烈的攻击,幻灵火凤全身的火焰猛地升腾起来,来维持整个树冠中的温度。

    幽冥灵虫是非常懂得合作的魔兽,它们知道夜如歌这边的攻击猛烈一些,就会更多的聚集在这个方向。

    不会因为危险而逃避,为的是团体最大的利益,这一点倒是让有些人类甚至神族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在三人猛烈持续的攻击下,幽冥灵虫的靠近速度果然在减缓,可让人担忧的是,三个人的攻击并没有对幽冥灵虫造成太多的伤害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死亡的幽冥灵虫数量非常少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些虫子好像水火不侵呢?”花雨有些不安的喊道,如此下去,他体内的灵力可支撑不了太久。

    夜如歌脸色微变,眼下的情况确实不妙。

    幽冥灵虫还有一个最大的底牌,就是它对各种灵力的防御超高,虽然它只是超高阶魔兽,可是这方面防御可以说是达到神阶了。

    于此相对的,它的物防便极低,即使一把普通的匕首,也能将它们五马分尸。

    可问题的关键是,这种情况下,不使用灵力,近身跟幽冥灵虫大战的话,很有可能直接的结果,就是瞬间被掩埋,成为一座冰雕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距离,火凤的行动速度已经有些缓慢了,若是再接近幽冥灵虫,夜如歌觉得后果几乎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夜如歌一边攻击幽冥灵虫,一边绞尽脑汁的想办法,忽然一个想法出现在她脑海里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这个办法到底可不可行,夜如歌暗道,冰灵……就看的了。

    “凤止将幻灵收回,我来对付它们。”夜如歌大声说道,此时幽冥灵虫又逼近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凤止和花雨闻言均是一愣,有些不明白的看向夜如歌,虽然心中有些怀疑,但是他们也知道夜如歌不是鲁莽的家伙。

    花雨反问道,“夜如歌,可是想到什么办法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凤止快点将幻灵召回,然后跟花雨站在一起。”夜如歌之所以如此着急,是因为现在幽冥灵虫跟几个人还有一段距离,如果失败了,还有逃走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不是怕,只是她可以拿自己的命赌,却不能拿同伴冒险。

    凤止听了夜如歌的话,瞬间将火凤召回,一跃而起,跳到了花雨身边,两个人一边继续攻击,一边期待着夜如歌能有什么表现。

    夜如歌看见凤止已经将幻灵收了起来,只见她猛然一跃而起,然后向一个方向冲了过去,她的全身似乎在发生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凤止和花雨被夜如歌突然的行动吓了一跳,两人均是有些不知所措,不明白夜如歌这是要干嘛。

    夜如歌飞速的往前冲着,体内的冰灵不断释放最纯粹的冰系灵力,让夜如歌的身体发生了剧烈的变化,在她的体表似乎出现了一层细密的冰刃,仔细观察,冰刃此时正散发着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夜如歌仔细的观察着,果然面前的幽冥灵虫被逼的散开了一些,只是这样的温度太低,她恐怕坚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很快,夜如歌与树冠边缘的位置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……她也清楚的看到,那里依然很多幽冥灵虫,犹如一层厚厚的茧一样。

    此时,凤止和花雨隐约猜到了夜如歌要干嘛,两个人有些不安的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是打算要逃跑吗?难道要放弃这枚令牌了吗?

    两人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太没用了,才会让夜如歌采取这样迫不得已的行动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么想的同时,两个人又有些不确定,从认识夜如歌到现在,似乎谁也没有见过她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就这么放弃了?真的可能吗?

    两个人一肚子问号的时候,夜如歌已经来到了树冠跟前,只见伸出了一只手,而那只手清晰可见被锋利的冰刃包裹着,她一挥手,直接将面前的幽冥灵虫赶走,然后便看见了树冠原本的枝叶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夜如歌毫不犹豫,直接从树冠中钻了出去,声音冷冷响起,“跟在我后面,离开树冠。”

    凤止和花雨心中更加疑惑不已,完全不知道夜如歌想干什么,难道真的要放弃令牌了吗?

    两个人没多犹豫,很快便跟上了夜如歌的步伐,往外面冲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这是逃出来了?”地面上的紫菱,看着夜如歌逃似的从树冠中飞了出来,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仲景也同样不明白,可是再看向那树冠,一点变化也没有,夜如歌的样子也不像是赢了,“怎么可能?那树冠中真的藏了什么厉害东西不成?连火凤都不是对手吗?”

    仲景一连三个问题,足以见他此时内心的惊讶之多。

    紫菱却没有回答仲景,只是冷笑了一声,“那个凤止真的是凤族遗脉吗?看起来实力也不怎么样呀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大殿的空间门前,夜如歌身影出现的那一瞬间,几个人也均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树冠中到底藏了什么?娘亲她……”夜南星的声音也隐约不安,让夜如歌如此狼狈逃走的东西,他还真就第一次。

    帝无极和凌白更是不约而同的往前走了一步,凌白的眼中是不掩饰的担忧,而帝无极的眼中则先是不解,随后变成震惊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要逃走。”帝无极眼睛死死地盯着空间门,身侧的手握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都到这个份儿上了,还说不是逃走,九殿大人可真会说笑。”慕容无双在旁边幸灾乐祸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凌白也终于开口,冷声说道,“不管是谁在这比试中动了手脚,如果被我知道,一定让他悔不当初。”

    “夜如歌的身体有些奇怪?”这时,一直没说话的明珠忽然开口,虽然隔着空间门看的不是特别真切,但是她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此时,只见空间中,凤止和花雨先后跟着夜如歌出了树冠,随后夜如歌在半空中转了一圈,她的身体似乎被什么冰蓝色的东西完全包裹住了,然后冲着树冠的方向,再次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她是……要一个人进去。”慕容无双的声音,第一次有了些许改变,她没有想到,在这种极其危险的时候,夜如歌竟然会选择孤身奋战。

    这样的的勇气,慕容无双觉得,无论是对于她,还是在大殿中的任何一人,恐怕都是做不到的吧!

    此时,就连空间中的紫菱,都已经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这夜如歌,真是个了不起的女子。”仲景看着夜如歌向树冠飞去,那种毅然决然的感觉,让他不禁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紫菱此时也有些羞愧不已,只是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“她这是傻。”

    而在半空中,凤止和花雨意识到夜如歌要干什么之后,便立刻御风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如歌,不能一个人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夜如歌,这样太危险了,让我们跟一起。”

    夜如歌的动作并没有分毫的停顿,只有夜如歌冷冷的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,带着不可违逆的霸气,“们回去等我,我有办法对付它们。”

    凤止和花雨焦急不堪,但是他们又清楚的知道,即便是刚刚在树冠中,两人的攻击多半是无效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如果夜如歌真的有办法,他们跟上去只会拖累她。

    终于两人在半空中停了下来,眼睁睁的看着夜如歌从刚刚的那个破口处重新进入了树冠中。

    “如歌,我们等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,夜如歌,我们等。”

    夜如歌再次进入树冠中的时候,大概连幽冥灵虫都没有料到,刚刚从树冠中冲出去的时候,树冠还被幽冥灵虫围的水泄不通,可让夜如歌惊讶的是,回来的时候,刚刚的地方竟然已经没有了幽冥灵虫。

    夜如歌知道,幽冥灵虫的速度本就不慢,估计刚刚将几个人冲了出来,便大有要收摊歇业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只是万万没想到,夜如歌竟然杀了个回马枪,又进了树冠中。

    夜如歌进入树冠中后发现,果然那些幽冥灵虫大多都聚集到了一起,树冠上已经有了不少地方,几乎没有它们的踪影了。

    见夜如歌又回来了,这些小东西似乎是愣了一下,随后再次在夜如歌前面汇集,密密麻麻的一大片,比刚刚还要恐怖。